Skip Navigation

药物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平衡作用——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更长的生存期会与更多的不良事件相关

药物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平衡作用——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更长的生存期会与更多的不良事件相关

12/14/2020

针对接受某种形式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免疫治疗的患者进行的一项大型回顾性研究结果显示,患者可能会出现一种以上与免疫有关的副作用,该研究还明确了这些多系统免疫相关不良反应(irAEs)与提高患者生存期之间的相关性。事实上,发生两次irAEs的患者在延迟肿瘤发展时间和总生存率方面比只发生一次irAEs的患者表现得更好。据研究人员称,这一新信息将有助于与患者讨论免疫疗法可能产生的免疫副作用的范围及其对患者生存的影响。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1029日的《美国医学会杂志-肿瘤学》

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下面五个学术医疗中心的623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数据: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市的东卡罗莱纳大学;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俄亥俄州立大学-詹姆斯综合癌症中心;意大利佩鲁贾市的佩鲁贾大学和日本宫城县仙台的厚生病院。

20071月至20191月期间诊断为III/IVNSCLC并接受抗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单独或联合其他治疗)的患者被纳入该研究。在623名参与研究的患者中,148人(24%)出现一次irAEs。最常见的四种irAEs是肺部,甲状腺,肝脏和皮肤的炎症(分别为肺炎,甲状腺炎,肝炎和皮炎)。58例患者(9.3%)先后发生两次单器官irAEs,即“多系统irAEs”。健康评分较高的患者(即总体健康状况最好的患者)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时间往往较长,更有可能发生多系统irAEs

医学与外科学学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金梅尔癌症中心兼职教授,彭博~金梅尔免疫治疗研究所研究员阿鲁什卡·(Jarushka Naidoo)表示:“虽然可以理解,身体更好的人接受治疗的时间会更长,而发生irAEs的风险也更高,但这项研究已经考虑了治疗时间,而且irAEs与生存率之间的联系在统计学上是很强的。”

更高的风险似乎也带来了好处,因为患者的生存率随着他们发生IRAS次数的增加而逐渐提高。没有发生irAEs的患者在确诊后的中位生存时间为8.7个月,而发生一次或两次irAEs的患者,其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12.3个月和21.8个月。在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中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PFS是从确诊直到CT扫描显示肿瘤生长的时间。未发生irAEs患者的PFS中位数为2.8个月,而发生一次和两次irAEs患者的PFS中位数分别为5.1个月和10.9个月。

免疫疗法是一种较新型的药物疗法,其靶向癌细胞与免疫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导致免疫细胞杀死癌细胞。这类药物中有一类被称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这些药物与癌细胞表面发现的特定分子——本项研究中是PD-1PD-L1——结合。当PD-1PD-L1与免疫细胞上的受体分子连接时,免疫细胞对癌症的应答就会关闭。抗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阻断了PD-1PD-L1之间的联系,重新激发了针对癌症的免疫应答。

研究人员报告说,一般而言,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副作用比标准化疗药物少,但有一部分患者会发生复杂和难以管理的irAEs。由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作用是暂时松开免疫系统的“刹车”,这种增强的免疫应答有时会导致对健康器官和组织的攻击。

艾杜罗认为“irAEs 很棘手,因为它具有不可预测的特性。它可以在几天内发生,但也可以在经过多年治疗后发生,病人和肿瘤学家必须时刻警惕出现的症状。“她说,irAEs通常对类固醇反应良好,但偶尔会变成慢性甚至致命的疾病。“在金梅尔癌症中心,我们开始注意到一些患者出现了多种irAEs,所以我认为,通过对irAEs进行特征描述,了解可能存在的模式以及对生存的影响,我们可能会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占所有病例的80%。它也是男性最常见的癌症,是全球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艾杜罗表示,直到五六年前,被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大约是一年。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这两种新的治疗方案显著提高了对上述治疗有效的患者的生存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