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天然草药Kratom可能具有治疗作用,而且被滥用或造成伤害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天然草药Kratom可能具有治疗作用,而且被滥用或造成伤害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02/04/2020

根据对美国各地2700多名自我报告在网上和烟草店购买草药补充剂Kratom的使用者进行的调查,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的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与用于治疗疼痛、焦虑、抑郁和成瘾的阿片类处方药物相比,此类在某种程度上与阿片类药物相似的精神活性化合物的潜在滥用率要低得多。

在一份发表于Drug and Alcohol Dependence》(药物和酒精依赖)上的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警告说,自我报告调查并不总是完全可靠的,但他们证实了Kratom没有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监管或批准,也没有开展过科学研究以正式确定其安全性和益处。他们说,由于Kratom似乎具有安全的治疗潜力,并且可作为阿片类药物的替代品,美国药品代理机构应该寻求研究和监管,而不是完全禁止Kratom的销售。

据美国Kratom协会估计,美国约有一千至一千六百万人经常使用Kratom。他们将磨碎的叶子放入食物中,或是放入茶中冲泡。Kratom是一种属于咖啡树家族的热带植物,主要生长在东南亚。它含有一种名为帽柱木碱的化学物质,这是一种作用于大脑阿片受体并可改变情绪的生物碱。在长久和广泛使用它的亚洲,人们小剂量使用它作为精力和情绪的增强剂,类似于西方使用咖啡。更大剂量的Kratom用于止痛,或者像啤酒和葡萄酒一样用作消遣。

Kratom产品不受管制并且没有标准化,有报道称,当与酒精或其他药物结合使用时,会导致幻觉、癫痫发作和肝损伤。2016年,美国禁毒署提议禁止商业销售和使用相关产品,FDA建议将其归类为第一类管制(Schedule I)药物,这意味着它没有经证实的医疗应用,且滥用风险很高。这些机构受到公众和补充剂行业的抵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然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讲师Albert Garcia-Romeu博士指出,新的调查结果“表明Kratom不属于第一类管制药物的范畴,因为它的潜在滥用率相对较低,可能还有一些医学应用需要探索,包括作为疼痛和阿片类药物使用障碍的一种可能治疗方法。”

2015年在泰国进行的一项研究报告称,数十年来,亚洲的人们一直在使用Kratom成功地治疗类阿片成瘾,这再次引起了美国研究人员的兴趣。

Garcia-Romeu表示,在当前的调查中,他和他的团队招募了2798人,以完成一项关于Kratom使用的在线调查。总体而言,使用者主要是受过教育的中年白人。根据报告,在平均每天使用几次Kratom的参与者中,为了缓解背部、肩部和膝盖疼痛的约占91%为了缓解焦虑的约占67%为了缓解抑郁的约占65%41%调查对象表示,他们使用Kratom为了治疗阿片类药物戒断,而在使用Kratom戒断阿片类药物的那些人中,35%的人表示已有一年多没有使用阿片类处方药物或海洛因。

该项调查中,参与者填写了使用障碍症状检查表,以根据《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第5版指南来评估其使用是否可视作物质使用障碍。只有不到3%的参与者的回答符合Kratom滥用的中度或重度物质使用障碍的标准,但有约13%符合Kratom相关物质滥用障碍的标准。根据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这一比例与约8%-12%的人服用了阿片类药物后变得依赖相当。

三分之一的参与者报告出现Kratom引起的轻微不良副作用,如便秘、胃部不适或嗜睡,这些副作用大多在一天内消失。只有1.9%的人报告副作用严重到必须就医,例如在Kratom药效消退时出现戒断症状,如焦虑、易怒、抑郁或失眠。不到10%的参与者报告了明显与Kratom相关的戒断症状。

Garcia-Romeu补充说,关于单独使用Kratom是否会过量,或者它如何与酒精或其他药物相互作用的数据很少。研究人员还表示,需要进行严格的临床研究以测试Kratom的潜在治疗益处、行为中毒效应和不良副作用,从而进一步为政府政策和法规提供依据。他们还建议人们谨慎行事,不要将Kratom与任何其他药物或药物混用,并且务必在使用任何补充剂之前咨询医疗保健提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