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格列格·塞尚扎因有关”低氧水平” 的发现荣获2019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格列格·塞尚扎因有关”低氧水平” 的发现荣获2019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10/07/2019

因其关于细胞对低氧水平反应方式的研究有望促进多种疾病的治疗,Gregg L. Semenza, M.D., Ph.D.(格列格·J·塞尚扎,医学博士,哲学博士)今天被卡罗林斯卡学院诺贝尔委员会授予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他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科学家威廉·G·凯林博士、牛津大学的科学家彼得·J·拉特克利夫共同分享了这一奖项。

该学术委员会将此殊荣授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迈克尔·阿姆斯特朗医学教授塞尚扎,以表彰其关于缺氧诱导因子1(HIF-1)的突破性发现(HIF-1是一种响应低氧水平而在细胞中打开或关闭某些基因的蛋白)。该发现以及塞尚扎教授其它的工作阐明了细胞中氧调节的分子机制。此项发现对于了解低氧水平在癌症,糖尿病,冠状动脉疾病和其它许多疾病中可能起到的作用具有深远的影响。

作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科学奖项,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奖由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基金会颁发,以奖励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与和平领域的杰出贡献者。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罗纳德·丹尼尔斯说:“这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所有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我们非常自豪。Gregg(格列格)对于了解未知世界的激情和为这种激情而付出的不懈的努力,正代表了约翰·霍普金斯的使命,即运用知识来创造一个更美好,更人性化的世界。对未知世界孜孜以求的探索使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者取得如此非凡的成就。”

Semenza(塞尚扎)当前的研究集中于HIF-1在癌症、缺血和慢性肺部疾病中的作用。上述疾病是美国最常见的死亡原因。塞尚扎的研究一方面为开发通过切断肿瘤生长所需的氧气供应而杀死癌细胞的药物铺平了道路,另一方面还将帮助开发药物以保护受到诸如动脉疾病影响的组织能在低氧水平下存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执行副院长兰登·金表示:“没有人比他更值得诺贝尔奖了。 格列格在缺氧诱导因子方面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为癌症,新陈代谢和血管发育等提供了全新的见解,并将为治疗提供新的途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院长兼首席执行官保罗·罗斯曼说:“在院长工作中,没有比为诺贝尔奖得主举行庆祝活动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格列格的研究生涯正体现了约翰·霍普金斯的医生-科学家模式,也就是临床实践不断启发基础研究。我们约翰·霍普金斯大家庭对这个美好的消息感到无比高兴。”

塞尚扎现在就职于细胞工程研究所,麦考斯克-内萨斯遗传医学研究所和约翰·霍普金斯金梅尔癌症中心。他出生在纽约市,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大。 塞尚扎在纽约州威彻斯特县睡谷中学的生物老师激起了他对科学的热情。 他在哈佛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学习期间,他家一个朋友的孩子一出生就患上了唐氏综合征,这激励他开始学习儿童遗传学。

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M.D./Ph.D学位,并在那里研究β地中海贫血(一种隐性遗传疾病)。之后他前往杜克大学,并在该地进行实习和参与儿科住院医培训。1990年,他来到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遗传学系做博士后研究。在这里,他遇见了妻子劳拉·卡西恩·塞尚扎。他们一直在这里生活并育有三个孩子。

塞尚扎撰写了400多篇研究论文和书籍章节,其研究被引用超过10万次。他在多个科学出版社的编委会任职,是临床调查杂志的副主编和分子医学杂志的主编。他曾获得美赞臣儿科研究奖、露西P. 马基学者生物医学科学奖、美国心脏协会研究员成就奖、美国癌症协会研究教授奖、法兰西学院颁发的Lefoulon-Delalande基金会大奖、美国临床调查协会的斯坦利J. 科斯梅尔奖、加拿大盖尔德纳国际奖,和阿尔伯特·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他还是儿科研究协会,美国临床调查协会,美国医师协会会员,美国国家医学院,国家科学院的院士。

相关新闻材料可在这里获取: https://johnshopkins.exavault.com/share/view/1pbvf-f3mgfjq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