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研究显示,美国医学生中残疾学生的数量在增加,但不平等现象仍然存在

研究显示,美国医学生中残疾学生的数量在增加,但不平等现象仍然存在

03/04/2020

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的研究人员报告称,在过去三年里,美国医学院录取的残疾学生人数从2.9%上升至4.9%。然而,在2008年至2018年间,NIH资助的残疾研究人员的比例有所下降。这一群体的拨款成功率低于非残疾研究人员,表明尽管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准备从事生物医学研究,但他们作为专业人员的前景却日益暗淡。

该发现分别于11月26日33《美国医学会杂志》PLOS上发布,强调需要加大力度消除残疾人士在培训、就业和研究支持方面的障碍。

Swenor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眼科学的教授,也是附属于该校的威尔默眼科研究所的成员。他本人也有视力障碍,对于这一问题,他表示:“让残疾人士加入医学领域极具价值,他们有独到的视角来治疗有着同样经历的患者,我认为这一点被大大忽视了。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弄清楚哪些障碍阻止了残疾人获得这些机会,并了解劳动力市场中具体有哪些需求未得到满足。”

第一项研究于11月26发布,其中评估了美国87所对抗疗法医学院的56,217份调查回复。约有2600名(4.9%)学生报告称,自己至少患有调查中指定的八种残疾之一。与2016年基线报告中2.9%的医学生报告身患残疾相比,这一数字有所增长。

Swenor说:“好消息是,残疾医学生的录取人数正在增加,但在他们完成医学训练后仍然前路不明。”

于3月3日在PLOS上发布的后续研究表明,在2008年至2018年间,联邦对残疾研究人员的资助并未随受训者数量的迅速增加而增加,反而减少了近1%。此外,与非残疾研究人员相比,残疾研究人员获得资助的可能性更小,这表明在经费审查过程中可能对残疾研究人员存在偏见。通过分析eRACommons门户网站上每个财政年度记录的NIH经费申请人和获得者数据,研究人员确定了这一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拨给未报告身患残疾的研究人员的经费从2008年的86.6%增加至2018年的89.7%。

尽管这些数据无法解释对残疾研究人员的资助减少背后的原因,但Swenor表示,有三种可能的情况:首先,进入研究领域的残疾人士可能比以前少。其次,残疾研究人员提交的申请比非残疾研究人员少。第三,更多的残疾研究人员正在隐瞒他们的残疾状况,因为申请表中没有列明他们的残疾状况,或者他们害怕因自身的残疾而受到歧视。

C.D.C的数据显示,约有26%的美国人身患残疾。然而,研究人员指出,只有10%的受雇科学家报告自己身患残疾。“为了反映我们的社会现实,我们应该让更多的残疾人士从事研究和医学工作,”Swenor说。

“像NIH这样的联邦资助机构已经明确承诺增加研究的多元化。然而这些数据表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对于残疾研究人员来说,”Swenor说。

Swenor在第三项研究中发现这一趋势已扩大到普通劳动力市场,并于12月6JAMA眼科学》上公布了此发现。她的研究小组发现,患有听力或视力障碍的人士的失业率比无残疾群体的失业率更高,分别为33.3%和24.9%。然而,同时患有视力和听力障碍的人士的失业率是所有群体中最高的,达到61%。

Swenor说:“这些群体在获得便利设施往往处于困境,更容易受到歧视性失业的影响。”

1990年通过的《美国残疾人法案》旨在向残疾人士提供与非残疾人士同等的就业机会和福利。然而,Swenor认为,污名化、职场文化和便利设施的获取仍然是阻碍他们充分融入社会的障碍。“我们需要通过创新和社会变革来消除这些障碍,”Swenor说。“我们不能止步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