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他汀类药物可能无助于降低 COVID-19 的死亡率或严重程度

他汀类药物可能无助于降低 COVID-19 的死亡率或严重程度

10/26/2021

——由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主导的研究还表明,降低胆固醇的药物实际上可能会增加出现更严重症状的风险

SARS-CoV-2 是引发 COVID-19 的病毒。在全世界努力与该病毒斗争的过程中,研究人员往往求助于用作其他疗法的药物,希望找到药物来杀死冠状病毒,或减轻其感染影响。最近的小样本(少于 200 名患者)研究表明,他汀类药物——这些药物可降低低密度脂蛋白 (LDL) 的水平,而这种胆固醇与心脏病和中风有关——也可减少 COVID-19 引发严重疾病或造成死亡的几率。

然而,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最近主导了一项研究,该研究涉及近 4500 名 COVID-19 住院患者,时间跨度达四个月。该研究的结果提供了一个更加有力的案例,其结论也极其不同:他汀类药物对 COVID 相关死亡率可能并没有任何影响——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影响——并且其伴生的风险可能会显著增加,患者有近五分之一的几率罹患更加严重的疾病。

该研究于 2021 年 9 月 10 日发表在 PLOS ONE 杂志上。

“尽管从治疗各种传染病的效果来看,他汀类药物的有益疗效显而易见,但我们的研究显示,可能并不值得专门将该药用于治疗 COVID-19”,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医学教授、高级研究作者 Petros Karakousis 医学博士说道。“与早期的研究相比,我们研究了规模更大、种类更加广泛的住院人群,并有更好的疾病严重程度定义标准。因此,我们的结果更具相关性,更能预测他汀类药物的影响效果,预测其对住院病人 COVID-19 治疗效果的影响。”

在该研究中,Karakousis 和同事们查看了 4447 名患者的病历,这些患者年龄在 18 岁或以上,分别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四家附属医院住院,并于 2020 年 3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期间被诊断感染了 SARS-CoV-2。其中,594 人 (13%) 入院时接受了他汀类药物治疗。与非他汀类药物的用户相比,他汀类药物的用户大多是男性 (57%),并且年龄较大(年龄在 52 至 78 岁之间,对照组为 29 至 62 岁)。比例最大的他汀类药物的用户是黑人 (47%)、高血压患者 (74%) 或糖尿病患者 (53%),这些患者还更有可能服用药物——同时服用他汀类药物来降低 LDL 胆固醇——来降低血压。

要计入 COVID-19 相关死亡率,患者必须在住院期间因该疾病而死亡。按照研究人员的定义,一例严重的 COVID-19 病例要在以下情况下,才能被计为一例:患者长时间住院达七天或以上,或需要借助有创医疗通风设备才能呼吸。

在考虑其他可能扭曲数据的已知因素之后,研究人员发现:使用他汀类药物对 COVID-19 的死亡率并不会有明显的影响。然而,这些人员的确发现,与未服用降胆固醇药物的患者相比,患者如果因 COVID-19 住院,并在服用他汀类药物,则其患上更严重疾病的风险增加了 18%。

“针对这一发现,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他汀类药物会促进血管紧张素转化酶 2 [俗称 ACE2] 的细胞生长,这是一种位于细胞表面的受体,而 SARS-CoV-2 病毒可通过该受体进入”,Karakousis 说道。“因此,他汀类药物可能会降低细胞对感染的抵抗力,进而增加患者罹患更严重的 COVID-19 的几率”。

Karakousis 表示,未来的研究应尝试更好地定义他汀类药物的使用与 COVID-19 之间的关系。

“迄今为止发表的所有研究,包括我们的研究,都是回顾性的。这意味着,除使用他汀类药物之外,针对 COVID-19 治疗效果糟糕的相关因素,无论人们如何努力消除这些因素,某些因素可能仍在起作用”,Karakousis 说道。“例如,事实上,许多他汀类药物的用户还超重、患有糖尿病或存在高血压——这一切本身就可能会影响 COVID-19 的严重程度。”

Karakousis 表示,要明确确定他汀类药物是否对 COVID-19 患者有任何益处,唯一的方法就是进行一项临床试验;其间,随机分组的患者除接受标准治疗之外,还将接受他汀类药物或安慰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