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与胰腺癌风险相关的五个新遗传变化

与胰腺癌风险相关的五个新遗传变化

02/21/2018

约翰•霍普金斯金梅尔癌症中心(Johns Hopkins Kimmel Cancer Center)等机构的研究人员们发现了人类基因组中五个新区域的变化可能会增加胰腺癌的风险。

在据说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胰腺癌全基因组关联性研究中,约翰•霍普金斯金梅尔癌症中心(Johns Hopkins Kimmel Cancer Center)和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以及来自全球80多个其他机构的合作者发现了人类基因组中五个新区域的变化可能会增加胰腺癌的风险。

这些新发现代表了向完全了解导致胰腺癌风险的所有遗传变化的又一进步。 研究人员说,该发现很重要,因为更好地了解胰腺癌的疾病发展会导致更有针对性的治疗和早期检测筛查方法的建立。 在美国和欧洲,胰腺癌是导致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预计到2020年它将导致每年近15万人死亡。

该研究的负责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索尔高德曼胰腺癌研究中心(Sol Goldman Pancreatic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成员Alison Klein, Ph.D., M.H.S.说:“对于这些最新鉴定的遗传变体(位于人类染色体1(位置1p36.33),染色体7(位置7p12),染色体8(位置8q21.11),染色体17(位置17q12)和染色体18(位置18q21.32),基因组中每存在一个拷贝,胰腺癌的风险就会增加15%至25%。 该研究团队先前还报道了位于13个遗传区域的17个变体。

这项发现于2月8日在《自然通讯》杂志(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其中包括来自胰腺癌群组联盟(PanScan)和胰腺癌病例对照联盟(PanC4)的祖先来自于欧洲的9,040名胰腺癌患者和12,946名健康人员的遗传信息。 科学家分析了这21,536人中超过1130万个遗传变体。

肿瘤学,病理学和流行病学教授Klein说:“在个人层面上,其中某一个变体并不能够预测癌症,因为它们仅会导致不大的风险变化,但当它们结合一起,便会有助于更全面地了解胰腺癌的发病过程 。”

Klein说,其中一个新的变体发现于NOC2L(一种直接与肿瘤蛋白p53结合的蛋白质),而p53是胰腺癌的主要驱动基因之一。 此外,它还能与另一种称为p63的肿瘤抑制基因结合。在之前的工作中,Klein和其同事发现p63基因变体与胰腺癌风险增加有关。 现已知道HNF4GHNF1B基因(称为参与调节细胞生长的肝细胞生长因子)中的变体在胰腺调节和癌症发展中会起作用。 HNF1B的变体也与年轻人的成熟型糖尿病有关,这是一种25岁或更年轻人群中的家族型糖尿病。

其它变体发现于与胃肠激素释放相关的GRP基因附近,以及与细胞粘附和迁移的调节以及可能的细胞转移相关的基因TNS3中。

Klein说,胰腺癌是美国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三大原因,也是欧洲的第五大致死原因。,该病虽然致命,但其发病率相对较低,美国每年新增约55,000例诊断。因此需要大规模的研究合作(如本研究)来产生充足的研究数据。

后续研究将会深入研究胰腺癌的遗传特性。Klein表示:“还有很多我们仍不知道的有关胰腺癌风险的遗传因素。”

除Klein外,该研究的参与者还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Evelina Mocci,Erica J. Childs,Fei Chen,Amanda Blackford,Michael Borges,Michael Goggins,Daniel Laheru和Kala Visvanathan,以及全球80多个其他机构的研究人员。

这项工作得到了R01 CA154823,Lustgarten基金会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合同号HHSN26120080000IE),NCI基金P50CA062924和R01CA97075,Susan Wojcicki,Dennis Troper和索尔高德曼胰腺癌研究中心的资助。